网站公告:
全国服务热线:

产品类别PRODUCTS category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电话:

邮箱:

地址:

新闻资讯 NEWS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垃圾分类攻坚战打响!纺织循环经济大有可为
添加时间:2019-07-17

  7月1日,上海打响了垃圾分类的第一枪,自此,在中国垃圾分类的帷幕被缓缓拉开。

  垃圾分类的目的是提高垃圾的资源价值和经济价值,力争物尽其用,事关群众生活环境改善和绿色可持续发展大局,看似小事情,实则大文明。

  如今,上海已率先将垃圾分类纳进了法治框架,那么北京、广州、深圳……中国其他城市垃圾分类的步伐不会遥远。根据住建部发布的消息,到2020年,全国将有46个重点城市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系统。到2025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对于纺织行业来说,垃圾分类后的机遇与挑战又是什么?

  废旧纺织品作为一种可回收利用的资源,如果得到有效的利用可以节省大量的纺织原材料,从而缓解石油消耗、耕地紧张的问题;同时也减少了纺织类垃圾焚烧时产生的有害气体排放量、被填埋而造成对土地的污染。因此,旧衣回收对自然环境和社会具有极大的意义。

  游离于“价值”与“价格”的取舍

  在上海垃圾分类明细中看到,旧衣物属于可回收物,值得注意的是,旧的内衣裤和毛巾则属干垃圾(其他垃圾);此外,餐巾纸、尿不湿等产业用纺织品同属于干垃圾,卫生巾、面膜虽然在图中未标出,但这两类基本是棉和无纺布材质,由于是一次性使用,所以没有可回收价值,同样属于干垃圾(其他垃圾)。至于可降解材质,如莱赛尔这类环保纤维制作的面膜,同污损纸张一样处理。

  除此之外,还有体积相对较大的大件垃圾,如家纺领域的床、床垫、沙发等,都要指定回收地点,不能投放在生活垃圾内。也就是说,可回收纺织品主要集中在旧衣物。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环境保护与资源节约促进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程晧谈到,上海市每年每个家庭要新增10件以上的新衣,按照上海市统计局2017年人口2418万,我国人均纺织品消费量21公斤计算,上海每年产生废旧衣物约52万吨,但根据目前在上海调研得到数据显示,上海能够进入回收体系的规模仅在每人每年1.2公斤左右,这其中,会有部分旧织物被转赠、捐赠或存放在家里。如此庞大的废旧纺织品规模,以往都是怎么处理的?

  据了解,目前我国对废旧纺织品的处理方式,除了小部分回收再利用外,大部分仍然是以焚烧以及填埋为主。同时,也有一部分通过剪切可以被重新加工成各种制品的碎布料,或通过二次设计制作再生产品;约15%再生利用,即通过物理方法或者化学方法,将废旧纺织品制成再生纤维。

  前不久,佟丽娅身着H&M的一袭长裙广受关注,这条拥有精良剪裁、素雅花纹与丝滑垂感的裙子,居然是用海岸冲刷上来的塑料瓶、大量的废料加工制作而成。

  在纺织领域,我国已有不少企业成功量产再生纤维。比如浙江佳人新材料有限公司首创且领先的化学循环再生技术,将回收来的旧衣服通过化学处理还原成分子级别,完全去除颜色和细微杂质,重新生成与原生纤维相同的高质量的新的涤纶纤维,用于新的服装和纺织品制造;唐山三友利用50%原料来自消费后回收的棉织品生产的一种新的粘胶短纤维……不难预料,垃圾分类的推进将促进废旧纺织品成为新兴行业。

  尽管如此,废旧纺织品再利用还是没有被充分挖掘。程晧指出,在“废”方面,我国基本能做到纺织产品的再利用,并有完备的产业链条,但在“旧”的方面,我国目前还缺乏完整的回收体系、分拣以及集散等产业链条与之相匹配,尚没有形成良性循环。

  废旧纺织品回收再利用的难点在哪?程晧表示,废旧纺织品的回收成本包括收集,运输,消毒,分解等环节,会产生很大成本,其处理成本偏高也是业内共识,在“价值”与“价格”取舍方面仍是许多企业考虑的问题,材料的“阳光化”也是产业发展面临的问题。实际上,除了处理成本外,纤维的再利用也是需要行业攻克的难点,比如一些纯棉织物,可以很容易地被再利用,但涤纶织物由于存在混纺,所以要根据其混纺比例来确定其再利用的领域。那么如何辨别其混纺比例,有哪些材质混纺,能否被碳化以及能否被压合使用都是亟待破解的难题。

  总后勤部军需装备研究所主任唐世君也表示,纺织品再利用企业均是小型个体企业,且各自为战,没有大型龙头企业从事大规模、高值化、资源化的再生利用。目前最新的几种回收利用方法,如针对涤纶类服装的脱气熔融及再聚合技术;针对涤棉类服装的醇解、分离及再聚合技术;针对多组分混纺服装的溶剂法回收及分离技术。目前大部分国内企业还未达到先进回收再利用的技术水平,作为新兴行业,废旧纺织品行业未来可期,却任重道远。

  回收前夜,那些还未做好的准备

  近年来,尽管国家重视资源节约和发展循环经济,但是我国还处于初级阶段未形成规模化、产业化,也缺乏相关政策支撑。

  在废旧纺织品回收利用方面,英国、美国、德国、日本等国家在20世纪初已经开始着手,并通过相关法律和政策来支持、鼓励废旧纺织品的回收利用。

  在一战期间,英国政府就颁布了允许慈善机构从事废旧物品回收和再利用工作的法规,并陆续制定和完善相关法律法规。目前,英国已有多家慈善机构获得经营许可权,大都从事旧衣物回收工作,把旧衣物以低价卖给需要的人,把所筹善款用于为____提供帮助;2000年,日本公布了《循环型社会形成推进基本法案》,旨在建立“循环型社会”。简单来说就是指自然资源消耗、环境负荷最小化的社会。经过日本政府、废旧纤维屑出口工会和全国废品工会联合多年的努力,日本消费者已经不排斥购买或者接受旧衣物。到2014年,日本废旧纺织品的回收率超过20%。

  目前,由于仍存在许多安全隐患,我国并不允许废旧纺织品的交易,而由政府主导的纺织品回收企业又很少。众所周知,在纺织品回收利用环节,都需要标准和相关法律法规来约束和指导。鉴于目前废旧纺织品回收尚处于灰色地带,部分业内人士也呼吁国家在政策上予以大力扶持,同时,尽快对废旧纺织品回收设定标准。

  据程皓介绍,之前,废旧纺织品回收多依据《废塑料分类及代码》《废塑料再生利用技术规范》等相关标准,但由于纺织品多为混纺,所以仍缺乏适用性。

  鉴于目前上海试点的垃圾分类,废旧纺织品将能够更加集中地进行分类、集散,这将开启由政府主导的,废旧纺织品交易的___。在废旧纺织品即将被产业化与规模化的前夜,政府是否也做好了准备?对此程皓建议,应给予如上海相关负责机构一定的税收政策和负担相关成本,带动产业在再利用方面的积极性,同时,政府可以在产品绿色认定、绿色采购等多方面给予支持。

  在终端消费领域,程皓建议利用互联网+,让消费者消费的同时,商家能够以“打折券”等方式激励消费者拿出自己不再需要的纺织品,这一方面能够让企业很好地践行企业社会责任,同时也能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时尚走得很快,“再利用”却要慢下脚步

  2018年,中纺联环资委就提出了废旧纺织品羽绒专项行动,目前正在实施中。此专项行动,从解决相关设备研发、产业链对接、标准制定、产品认证等方面进行了专项的设计和研发。目前已安装到位,预计会在今年10-11月投产,此项行动的展开,在羽绒领域将打造出可复制的循环经济样板。

  下一阶段,中纺联环资委还将在上海试点废旧纺织品回收方面的更多理念,同时,还将从校服、品牌绿色设计等方面入手,倡导绿色生活方式和绿色消费理念,促进城市废旧纺织品的资源化利用,推动纺织产业绿色循环经济发展。

  2018年我国纺织原材料的消耗量达5850万吨,占全世界的55%以上。我国纺织原材料的进口量达65%以上,而废旧纺织品产生量达2600万吨/年。随着石油减少,人口膨胀,棉粮争地的矛盾愈加突出,我国纺织行业即将面临的重大挑战就是原材料短缺。

  以棉花为例,一件T恤平均使用大约60克棉花,棉花种植要占用土地,使用农药。如果旧衣物循环再利用,或生产再生纤维,有利于减少棉花的消费,缓解国内原料资源不足的问题。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孙淮滨指出,要明确废旧纺织品的资源属性,目前中国末端再生资源产业化利用与城市垃圾分类回收模式没有实现有效的对接。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大纺织大国,拥有最完整的生产体系和技术支撑研发机构,如果与城市废旧纺织品回收资源化利用进行产业对接,建立合理布局和基于工业化利用的分拣中心,有助于提升废纺资源的高值化利用,我们鼓励任何有需求、有产品、有市场的综合利用行为,最终形成完整的废旧纺织品资源回收利用产业链,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有重要意义。

  当时尚的步伐迈的愈来愈快,我们能否慢下脚步审视自己的消费,倡导简约适度、绿色低碳的生活方式?作为消费者,理性消费、环保处理废旧纺织品很重要。